但由于战乱、贫穷等原因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看到能够落实替代种植的地区大部分是“金三角”外围地区,真正的“金三角”核心地区尤其是深山老林中,当地政府缺乏控制力,基本由各民族武装控制。一些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告诉记者,在政府控制不到的地区,依然有大面积的鸦片种植,种植区并不仅仅局限于边境沿线,而是覆盖掸邦不少地区。毒贩一般使用金银币等硬通货购买鸦片,然后依靠人力或者摩托车运到少数民族武装控制区,进行毒品加工。在工厂加工成合成毒品后,再通过人力贩运到中国或者泰国等周边国家。

在距离泰缅边境40多公里的清迈格班丹检查站,几名泰国警察在细致地检查一辆越野车,警犬也跳上车子,把车辆内外嗅了个遍。检查站旁沙袋垒砌的掩体内,全副武装的士兵警惕地注视着周边茂密的丛林。检查站站长纳塔吉少校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:“这里距离边境很近,国境对面是毒品的主要产地‘金三角’,这条公路就通往缅甸,山上还有通往‘金三角’的丛林小道,检查站的职责就是在边境地带堵截毒品流入泰国。”